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《爱情的犀牛》 订票

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《爱情的犀牛》 订票


1999年的夏天,《爱情 的犀牛》在北京掀起了小剧场戏剧的狂潮,被称为“年青 一代的爱情圣经”;2003年非典之后,在全国表演 市场低迷的状况 下,“犀牛”作为京沪两地戏剧舞台的救市之作,取得 了极大的成功;2004年《爱情 的犀牛》百场表演 发明 出今世 中国实验戏剧的奇观 ;2008年北京因为新版《爱情 的犀牛》呈现 了一个簇新 的蜂巢剧场。2014年,主创团队携《爱情 的犀牛》再度登上大剧院舞台,与观众再述爱情,迎接春天。

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《爱情的犀牛》 订票


编剧:廖一梅
导演:孟京辉

演员:
马路:张钧诚
明明:刘君一
牙刷:张志明    
黑子:张洪宇   
生意 人:徐文宣   
教授:刘鸿飞 
大仙:王宇迪
红红:韩静   
丹丹:李靖雯  
莉莉:魏熙
琳琳:陈琳

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《爱情的犀牛》 订票


关于“犀牛”

《爱情 的犀牛》不是一个现实的爱情故事,更像一个人类精力 的寓言,讲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,为她做了一个人能做的一切。剧中的主角马路是别人 眼中的偏执狂,如他朋友所说,他过火 夸大了一个女人和另外一 个女人之间的不同 ,在人人都懂得明智选择的今天,算是人群中的犀牛,实属异类。所谓“明智”,便是不去做不可能、不合逻辑和吃力不讨好的事,在有着无数可能,无数途径、无数选择的现代社会,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佳方位 ,都能在情感和实利之间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支点,防止 落到一个自己苦楚 、别人 耻笑的地步 。这是马路所不会的,也是我所不喜欢的。不单恋爱,所有的事都是如此,没有偏执就没有新的创举,就没有新的境界,就没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开始。 
爱是自己的东西,没有什么人真正值得倾其所有去爱。但有了爱,可以协助 你打败 生射中 的种种虚妄,以最长的触角伸向世界,伸向你自己不曾发现的内部,开启所有平时麻痹 的感官,逾越 积年累月的厌倦 ,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,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。因为太柔软了,痛触必定 会随之而来,但没有了与世界、与人最直接的感受,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? 

——编剧廖一梅


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《爱情的犀牛》 订票


经典台词摘选:
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分 ,一眼望去满街都是佳人 ,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,像在电影里……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,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,有点湿乎乎的,奇怪的气味 。擦身而过的时分 ,才知道你在哭。事情就在那时分 发生了。我有个朋友牙刷,他要我相信我只是处在发情期,像图拉在非洲草原时那样,但我知道不是。你是不同的,惟一的,柔软的,洁净 的,天空一样的,我的明明,我怎么样才干 让你了解 ?
你是我温暖的手套,酷寒的啤酒,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,日复一日的梦想。你是甜蜜的,忧伤的,嘴唇上涂抹着新鲜的幻想,你的新鲜和你的幻想把你变得像动物一样的不可捉摸,像阳光一样无法逃避,像戏子一般的毫无廉耻,像饥饿一样冷酷无情。
明明,我想给你一切,可我一无所有。我想为你摈弃一切,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摈弃。假如 是中世纪,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,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;假如 在沙漠中,我会流尽终究 一滴鲜血去润泽 你干裂的嘴唇;假如 我是地舆 学家,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;假如 我是诗人,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;假如 我是法官,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;假如 我是神父,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;假如 我是个岗兵 ,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口令;假如 我是西楚霸王,我会带着你临阵脱逃任由人们耻笑;假如 我是杀人如麻的匪徒 ,他们会祈求你来让我俯首帖耳——可我什么也不是。一个普通人,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人,我能为你做什么呢?
忘掉她,忘掉她就能够 没必要 再忍耐 ,忘掉她就能够 没必要 再苦楚 。忘掉她,忘掉你没有的东西,忘掉你失掉 和今后 不能得到的东西。忘掉仇视 ,忘掉屈辱,忘掉爱情,像犀牛一样忘掉草原,像水鸟一样忘掉湖泊。像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,像截肢的人忘掉自己曾快步如飞。像落叶忘掉风,像图拉忘掉母犀牛。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仅有 的事,但是 我抉择 不忘掉她。
我该怎么说?我十分 爱你,“十分 ”,“爱”这些词说起来是那么空泛 无物,没有说服力。我今天一醒来就拼命的想,想找出一些任何人都无法怀疑的,爱你确实 实的证据。
我想起有那么一天黄昏 ,在五楼的顶头,你睡着了,孩子一般,呼吸很轻,很安静。我看着你,肆无忌惮的看着你,接近 你,你呼出的每一口气味 ,我都贪婪的吸进肺叶。那是夏天,外面很安静,一切都很悠远 ,我就那么静静的沉醉于你的呼吸之间。心里想着这就是同呼吸吧,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为生的,只需 有爱情。